為孩子做得愈少,愈是好父母

男孩子的教養更需要如此,若父母愈晚鬆手,孩子就會愈被動而沒有責任感。

「如果孩子犯錯或交到壞朋友,走上不好的路該怎麼辦?」

人都有趨利避害、追求快樂,逃避痛苦的本能,當沒有人替他負責,他才會全神貫注地關心自身的問題。許多孩子被大人照顧太多,失去了自我警覺以及為自己負責的本能。

我認為,孩子若是為了父母老師才去讀書、寫功課、做好他該做的事,是很可悲的。我的結論就是,「為孩子做得愈少的父母,才是愈好的父母,」這是我常提醒自己的。

至於孩子的粗暴態度,要在生活中慢慢導正,我們只要不重複無效的方式,找到讓孩子欣然接受我們的提醒或教導的模式,讓孩子學得正確的人際互動習慣,培養被人喜歡和信任的特質,有益他未來各種發展的機會,這就是我們可以送給孩子一生最好的禮物。

孩子應有的態度,是學習謝謝那些願意提醒、教導他的人。這樣的回應要從生活中不厭其煩地練習,直到孩子學會每次被教導都會先感謝,再解釋自己的行為。

我們正在聊,我的孩子匆匆忙忙從樓上衝下來,和我們打個招呼,就急著要到學校,他每天都要趕在遲到前的一分鐘才出門,我忍不住想要對他叨唸,話才到嘴裡,看到林太太的眼神,我馬上把話吞了回去:「怎樣當父母說的容易做來難,妳看看我們家這顆豆仔子,我們要學習的還很多。」

話還沒講完,走了一段路的兒子,大包小包撞落一地,我忍不住「啊」叫出來。

林太太忍不住笑了。「爸媽都是一樣的,我們一定要忍住,孩子的事由他自己負責,一定不要為他多操心。」

孩子的第一次戀愛

孩子和媽媽之間的連結,如同男女朋友正在談一場戀愛般,彼此之間是否有默契,有沒有來電的感覺,牽動著一個人的感受。如果你的一個眼神,對方就可以心領神會,真的會讓你開心得不得了。在小小孩時期,爸媽不只和寶貝有心電感應,更能未卜先知的搞定寶貝的大小事。他想吃我們餵,他尿溼了我們換,他的一切我們都了解也能包容manchester樓盤

但是,孩子到了兩歲左右,一切都變得不一樣。此時的孩子特別好奇,不停的想要四處探險,正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一點自我保護意識也沒有的孩子,更容易發生意外。出門如果不好好牽著他,衝到車來車往的大馬路上也有可能。在家裡可能一下想玩開關、一下碰插頭,總搞得險象環生。爸爸媽媽一定會限制他,但衝突從此刻就開始出現英國買樓移民

平心而論,孩子不是故意找麻煩,而是卡住了。在他小小的腦袋裡,覺得「不知道媽媽為何變心了」,也因此心裡不是滋味的鬧彆扭固定資產

肉燥搭洛神花 意外衝突好滋味!

擁有「美女中醫師」稱號的彭溫雅,可不只是擁有美麗外貌,擁有中西學證照的她,擅長以簡單方式深入淺出,解說漢方養生、中西醫學知識等健康議題,也因此受邀至不少媒體分享中醫健康學車用空氣清新機

早前在節目上曾分享,如何利用洛神花促進健康養成,在她的最新著作「彭溫雅醫師的二十四節氣養生書」一書中,更詳細寫道:洛神花的利用價值相當高,花、根、種子都可以當成藥用,種子在藥典記載具有強壯、利尿、輕瀉的功效;果萼片則有清熱、解渴、止咳、降血壓等效用。洛神花性寒涼、味甘酸,屬於微鹼性食品,入腎經,經消化吸收後可平衡體內酸鹼質,其萼片可活絡氣血、清肝醒脾,對腸及子宮頸具抗痙攣的功效、對燥熱虛火體質的人皆具療效;而根為強壯劑;種子為緩下、利尿Leeds 買樓

首次接受《alive》邀請試用洛神雙醬,溫雅醫師坦言,因平時飲食較為清淡,並沒有使用調味醬的習慣,一開始很難想像洛神花如何能夠與肉醬結合,自然也無法想像入口後的風味。沒想到首次使用一甜、一鹹的「洛神雙醬」,讓她大感驚豔的,就是肉醬。「口感竟是意外的諧和。」她說:起初看到肉醬與洛神花的組合有點害怕,先嘗試拌著稀飯食用,最初是香濃的肉燥味,後面引出淡淡的洛神花香氣,不但很下飯,也增加了飲食的口感層次。之後更打算將洛神肉醬使用在燙青菜拌醬,或是義大利肉醬麵、海鮮類料理,增加風味。至於甜口味的洛神抹醬,彭醫師說:是酸中帶點烏梅的感覺,如果再加入枸杞、紅棗、桂圓,用來搭配吐司也很不錯瑰麗盈亮唇彩

舉手發問也要看時機,練習表達從小開始

孩子遇到有疑惑、應該說出自己的需求、或是捍衛自己的權益的時候,敢不敢自己提出來呢?還是大人總是搶先幫孩子處理?為自己發聲是攸關一生的重要能力,新年度,大人、小孩一起來練「舉手力」辦公室甲醛

大人開工,常有新年新希望,在新的年度學一種新的技能;孩子開學,也有新學期新希望,也能學習一種重要的終身能力中一收生

在美國與加拿大,多個教養與教育媒體都在今年特別提出了孩子在這個不確定又變化快速的時代中,特別需要「舉手力」。「舉手力」指的不是把手舉起來的力氣,而是包含提問、為自己發聲與爭取的「自我倡權」技巧(self-advocacy skills)。

生活中需要「舉手」的情境很多。但孩子不見得都有勇氣、或是在有問題時知道如何反映、提問、說出自己的需求、求救、甚至爭取自己的權益割雙眼皮

解決的問題

即便是這樣強烈的求勝意志,連續十二年來的世界盃征戰,台灣隊連續三屆排名前三,但這回卻首次跌出榜外。連續擔任五屆評審的越南籍評審高肇力(Sieu Luc Kao) 說:「這一屆參賽隊伍水準在伯仲之間,些許差異就影響到名次。以製作流程來說,大部分評審認為,台灣隊準備的太過縝密,反而成了致命傷;大多數隊伍在三明治製作上,都是在現場從原料開始處理,例如:丹麥隊現場刨小黃瓜絲、法國隊從削蘋果開始做起,但是台灣隊卻在準備工作時已備製妥當,所以被扣了分,這點著實可惜英國租屋。」

二○○八年起吳寶春將桂圓、荔枝乾等果乾,透過比賽讓全世界更認識台灣水果。今年延續這個精神,歐式麵包選手楊世湖運用紅心芭樂、拉拉山水蜜桃;甜麵包選手張世彬則使用了柳丁、關山鳳梨等。高肇力認為,大部分評審連芭樂都沒吃過,而「紅心芭樂」更是沒聽過,至於水蜜桃、鳳梨等水果,也不是台灣獨有的,因此沒有造成特別強烈的印象,一直以來獲得好評的「台灣水果」魅力不再中學

比賽結束後,評審試吃前,大會按照往例安排了選手說明時間,今年亞洲雖然破例有四隊進入世界盃,(以第九屆為例,亞洲地區五隊選兩隊,分別是南韓與台灣,今年卻有四隊進入世界盃。)但在這個能夠大力推銷作品的絕佳時刻,亞洲四隊卻都沒有精準掌握,不是麵包師太過害羞,不好意思多做解釋,就是翻譯無法說明到位,長達二十分鐘的展示時間,現場加油團幾乎都無法接收到創作理念,更何況是以英文、法文為母語的評審。事後採訪了美國隊教練尼克.卡司多(Nicky Giusto),他說:「我完全不明白亞洲四隊的麵包有什麼特色?」我回答:「我們用了很多台灣水果。」話還沒說完,他就急著說:「桂圓、荔枝、草莓等又出現了嗎?」顯見「語言隔閡」是目前亟待解決的問題澳洲移民

口感與風味

今年的主題是「音樂」,總教練謝忠祐在事後檢討時提出:「主題不夠彰顯,是我們要加強的部分。」以獲得第二名的日本隊為例,在自由創作的歐式麵包與甜麵包項目,也都緊扣著音樂為發想,做出音符可頌、音樂寶盒、鋼琴麵包等,甚至連三明治都做成音符意象,謝忠祐認為台灣在主題的一致性方面,相較之下是弱了些uche呃人

即便未如願擠進前三,澳洲籍評審布雷特.諾伊仍然給予台灣隊相當高的評價。連續四屆擔任評審的他認為,整體而言,台灣隊的團隊氣氛和諧、工作流程順暢等,都是其他隊伍值得學習的;另外,本屆台灣甜麵包(亦即可頌類與布里歐類兩大麵糰,因口味偏甜,烘焙業多譯為「甜麵包」)有大幅的進步,在調味、技巧與麵糰上都有顯著的不同伯明翰樓盤

對於味道有著瘋狂執著的教練王鵬傑,也是台灣選拔賽的評審,他認為台灣選手普遍在造型上的能力都很強,但是在麵糰的口感與風味上,則是未來要加強的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台灣隊的實力幾乎是被各國視為假想敵。第一天登場的台灣隊,從早上五點開始,第三天才上場比賽的丹麥隊就派拍攝部隊輪值全程拍攝;而日本、美國跨海來採訪的團隊,也花了超過四小時拍攝台灣隊比賽紀錄,無論賽前或賽後都立刻前來採訪總教練謝忠祐。賽程在第二天的日本隊,總教練長田有起也是一大早就前來觀賽,他說:「我們一直都認為台灣是可敬的對手,總得要看看這回又出了什麼新招,才能知己知彼天然護膚系列。」